内容正文

成都“小酒馆”,从文艺钉子户到文化创意样板街区操盘手

日期:2022-08-19 13:50 作者:admin 点击数:

来成都20多年,北京人史雷依然保留着地道京腔。

在摄影师高原2020年出版的摄影集《返场》里,不仅有90年代中国摇滚乐最初的群像,也有年轻时一头长发的史雷。那时他在北京拍广告,是中国最早拍摄摇滚 MV 的人之一,常与张楚、唐朝乐队混在一起,客串过张楚《姐姐》的MV。

年轻时的史雷 高原/摄影

那时的北京,是文艺青年的朝圣地。一列列火车上,涌下大批赤手空拳、怀揣梦想的北漂。但史雷却逆流而行,离开故乡,成了一名蓉漂。

1997年,从德国归来的唐蕾在玉林西路55号创立了小酒馆。两年后,史雷定居成都,开始参与小酒馆的运营。此后25年,小酒馆成了成都独立音乐的一面旗帜,这里走出了声音玩具、阿修罗、海龟先生、马赛克等成都本土乐队。

有人说,成都就是小酒馆,小酒馆就是成都。在小酒馆诞生之初,成都还没有独立音乐的演出场地,成都地下乐队还不为人知。今天,以小酒馆为代表的成都livehouse数量已经有十多家,成为全国拥有livehouse数量最多的城市。

曾经长发披肩的史雷,仍是年轻时瘦削的模样,鸭舌帽下的短发有些花白。走到哪儿,都有人喊他一声“雷哥”。

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史雷说,他来成都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玉林,见证了这条街的潮起潮落。有时,他会跟朋友调侃自己是“成都文艺钉子户”,小酒馆扎根玉林的25年,也是成都这个城市即兴生长的25年。

院子文化创意园创始人史雷

2018年,玉林街道邀请小酒馆共同打造一个文创园区,由玉林街道区域内一处老房子改造而成。于是,史雷以创始人身份创立了院子文化创意园,这是成都第一个跟社区共融的文创园区。

从一家老牌livehouse,到孵化文化产业的创意园,这是小酒馆迭代升级的故事,史雷用更加宽阔丰富的视野、更多元的形式,激活起成都在地文化生活。

整个故事的历程,就像成都这座慢悠悠的城市一样,没有任何目的性,都是顺其自然的发生。

小酒馆的25年

相比北京,史雷更喜欢成都,原因很简单,这里接地气,“有呼吸感,有人味儿”。走在玉林街巷里,人的心态和步子都是慢的。

上世纪90年代,他常去西藏,总在成都转机。短暂的停留,认识了很多朋友,于是决定南下,搬到成都定居。

1997年1月18日,唐蕾创立小酒馆。史雷描述那时候的唐蕾,“跟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更紧密一些。”

1997年,从德国归来的唐蕾在玉林西路55号创立了小酒馆,迄今已25年

最初,小酒馆的诞生是为了方便当代艺术家在此聚会。在不到70平米的酒吧里,常能看到张晓刚、何多苓、周春芽等艺术家的身影,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一年后,一些背着乐器的年轻人找到这里,问唐蕾能不能让他们演出,喜欢摇滚乐的唐蕾为这些乐队敞开了门。

“我和唐蕾都有一些外来的、更宽的视角。90年代,唐蕾就在欧洲游走看了很多音乐节,”史雷说,他和唐蕾都有相似的性情,既然小酒馆这个场所能提供给艺术家,也可以提供给摇滚青年。

越来越多人听说,只要有作品,就能上小酒馆演出。背着吉他的、想听现场音乐的、穷游到成都的,各式各样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涌向这里。在不到70平米的老店里,最多的一场演出来了200多位观众。

小酒馆以自由开放的姿态,成为成都独立乐队的舞台,摇滚青年把这里当做“精神上的避难所”。声音玩具、阿修罗、雷神、襁褓等乐队在这里收获最初的听众,小酒馆也撑起了成都摇滚乐的一面旗帜。

2000年,唐蕾带着九支成都本土乐队到北京巡演,崔健和窦唯都来到现场助力,小酒馆为巡演制作了一张VCD《2000地下成都北京巡演》。马赛克主唱夏颖在多年后回忆,正是听到这张合辑,他决定来成都做音乐。

成都小酒馆成了独立音乐人的向往之地,个性飒爽的唐蕾则被称为“成都摇滚教母”。

2005年,唐蕾带着四支成都乐队走向全国6个城市。2009年,史雷带队,以“成都摇滚再出发”之名将更多本土乐队带向全国,他跟马赛克、海龟先生、热超波等乐队坐着火车,跑了十个城市。

“雷哥是看着我们长大的。”海龟先生乐队主唱李红旗说,无论是乐队濒临解散的艰难时刻,还是面临危机的时刻,都是小酒馆陪着他们度过。

十周年时,小酒馆新开了芳沁店,2015年又有了万象城店。到了今年25周年庆时,小酒馆低调邀请了100位朋友,在全新升级的芳沁店里聚会。

小酒馆25周年庆现场 嘉豪/摄影

木马乐队主唱木玛在聚会上说,他一直记得2000年乐队在小酒馆第一次登台的时刻,“我们青春的很多时候都在这个地方,这里是我们寻找快乐、表达自我的舞台,也是尊重音乐、尊重舞台的起点。”

史雷觉得,小酒馆之所以能在25年里不急不躁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进,跟两位搭档的性格有关,也与成都这座城市带来的舒适有关。

“小酒馆本身不是以商业目的开始的,我们是靠本能去做事。成都这个城市本身就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这里的音乐人也这样。”这些年,除了音乐领域,他们以各自对文化和艺术的理解去做小酒馆,所以小酒馆也并不单纯是一个音乐厂牌。

玉林潮起潮落

在成都生活工作20多年,史雷最能感受玉林的起伏变化。

他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末,从玉林西路到玉林东路走一圈,街上全是饭店。“一到饭点,马路牙子上都摆着桌子,所有人就在人行道上坐着吃饭,路人就在里面穿行。”后来玉林西路上又开满了年轻人的服装店,如同今天的买手店,生意兴隆。

当时,小酒馆是当代艺术家聚会和年轻人听原创音乐现场的去处,隔壁的白夜酒吧是诗人翟永明开出的另一个公共文化空间,聚集着本土艺术家、诗人和全国各地到访成都的文化人。

之后,随着成都往南发展,玉林老城区风光不再,逐渐萧条,白夜酒吧也搬去了宽窄巷子。

“最萧条的时候,玉林西路只剩下我们一家酒吧。”他说。

2007年,音乐人赵雷从拉萨漫游到成都,像之前的很多音乐人一样,他把小酒馆当做梦想的舞台,唐蕾也像当年帮助任何一位创作音乐人那样,让赵雷登台演唱。

十年后,赵雷创作的一曲《成都》火遍中国,为小酒馆带来无数的打卡者,也改变了玉林。

当小酒馆被纷至沓来的游客带火,玉林西路也重新沸腾。今天再去这条街上走一遭,能数出几十家酒吧。

小酒馆的韧性与坚守,等来了玉林从萧条到繁荣的重生。潮起潮落中,唐蕾和史雷也一直在思考小酒馆的发展变化。

“小酒馆在诞生之初,就与当代艺术密切相关。我们不只关注音乐,还关注多元的青年文化,也是机缘巧合才成为了一个原创音乐基地。”史雷说,2018年,玉林街道找到小酒馆运营团队,想一起打造一个文化创意街区、一个孵化文化创意的空间,双方一拍即合。

2018年8月,院子文化创意园开园,成都有了第一个与社区共融的文创园区。

院子文化创意园既是小酒馆衍生出来的新生事物,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四年里,这里相继入驻了视觉设计、独立音乐厂牌、影像制作、建筑设计、动画制作等不同类型的11个创意文化工作室。

“这里的好多工作室主理人都跟小酒馆有过交集,或者说产生过连接。”史雷说,有了院子文化的场地,年轻艺术团队能以院子为基地,做更多有趣的事情,从院子生发出更多在地文化的艺术创意。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吴丹

关键字

玉林社区城市更新小酒馆院子文化创意园史雷唐蕾

相关阅读 这个院子,开启成都社区融合文创风潮|中国城市社区观察

在院子文化创意园,史雷用更加宽阔丰富的视野、更多元的形式,激活成都在地文化生活。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昨天 12:55 上海黄浦区图书馆恢复开放,但福州路文化氛围还没回来

经过全面改造更新,黄浦区图书馆自7月26日起重新对外开放。此前这里是一座常规的区级图书馆,未来则将按照“文化空间复合体”的概念提供公共服务。

08-02 15:53 探访独立书店|成都当红的一苇书坊,如何做到每年百场活动

一苇书坊是成都独立书店中的成功案例之一。疫情以来,主理人阿俊策划了300多场文化活动,但书店仍有一半时间处于亏损状态。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08-01 10:16 从花园、公园到乐园:景观设计如何解决城市问题

景观设计不只是营造可以观看的对象,在未来还要解决更多的城市问题。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04-21 13:00 时代中国“撂挑子”,发长文恳请退出广州8大项目

若最终实现,时代中国将回收约20亿元。

04-17 21:45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

友情链接

彩神v平台,彩神v官网,彩神v网址,彩神v下载,彩神vapp,彩神v开户,彩神v投注,彩神v购彩,彩神v注册,彩神v登录,彩神v邀请码,彩神v技巧,彩神v手机版,彩神v靠谱吗,彩神v走势图,彩神v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神v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