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文

民间故事: 女子开粥铺, 心善施舍落难乞讨, 乞丐: 我是你丈夫

日期:2022-08-04 13:25 作者:admin 点击数:

清朝康熙年间,在宁阳县不远处有一个小镇,小镇的街口开着一家粥铺,店主人是父女二人,父亲林方,女儿林馨儿,承蒙邻里多年来的关照,粥铺的生意还不错,父女二人的日子过得还算富裕。

这日晚间,父女二人忙碌了一日,关上门在粥铺休息,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林馨儿赶忙去开门,打开门见一男子站在门外,男子林鑫儿认识,正是自己的邻居陈强。

陈强是个可怜人,父亲是个樵夫,他十三岁那年,父亲上山砍柴,回家途中发生了意外,不幸去世,母亲李氏得知消息,伤心不已,因此生了一场大病,虽然扛了过来,但身体大不如前。

自此,陈强小小年纪就承担起了家庭的重任,他一边照顾母亲,一边上山砍柴,母子二人的生活过得十分贫苦。

陈强比林鑫儿大一岁,二人打小就在一起玩耍,关系十分亲密,林鑫儿都称呼陈强为“哥哥”。

林鑫儿见陈强眼圈微红,好像刚哭过的样子,林鑫儿很是着急,疑惑地问道:“陈强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陈强含泪说道:“馨儿妹妹,林老伯在家吗?我找林老伯有些事情。”

林馨儿心想陈强肯定有着急的事情,赶忙让他进屋,陈强来到屋内,见林老伯正在洗脚,他走到林老伯面前,扑通跪倒在地,眼泪从眼眶中流出,说道:“林老伯,求求你救救我母亲。”

林方被陈强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将他搀扶起来,他很是疑惑,问道:“孩子,你母亲怎么了?”

陈强说道:“林老伯,我母亲病得厉害,一连大半个月都卧床不起,家中的积蓄全部拿来给母亲治病抓药,可远远不够,母亲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世,我想给林老伯借着银子给我母亲治病。”

林老伯深知陈强的为人,不到万不得已,他肯定不会张口给自己借银子,再者说,林老伯心善,乡里乡亲在一起住了几十年,他岂会见死不救。

林老伯闻后赶忙向里屋走去,过了没多会,他拿着十两银子来到陈强面前,说道:“孩子,这些银子你先拿着去给你母亲治病,日后如果不够在来找我。”

陈强接过银两心中很是感动,他跪在林老伯面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往家中跑去。陈强拿着银子再次为母亲请了郎中,抓了药,李氏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

这日午时,陈强喂母亲服完药,拿着斧头就要上山砍柴,他路过粥铺时,见林老伯在粥铺前站着,他赶忙上前施礼,说道:“林老伯,感谢你出手相救,我母亲的病已经好了许多。”

林老伯说道:“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林老伯看着他手里拿着斧头,很是疑惑,紧接着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去?”

陈强说道:“前些日子,母亲生病一直没能上山砍柴,眼看母亲的病已经好转,我喂完她服了药,就想去砍些柴,贴补家用。”

说完,陈强和林老伯告辞向城外走去,林老伯看着他的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沉思了许久。

林老伯和李氏乡里乡亲几十年,得知她生了病,自然要前去探望一番。晚间,林老伯来到陈强家中,李氏在床上坐着休息,他来到床前,问道:“李大嫂,你身体可好些了?”

李氏有气无力地说道:“林老弟,感谢你的关照,我的身体已经好些了。”

李氏紧接着说道:“我听我儿子说他向你借了银子,唉,都是我连累了他啊。”

陈强听后,说道:“母亲,你说什么呢,银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多砍些柴,很快就能还给林老伯的。”

林老伯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李大嫂,银子的事情不着急,治病要紧,我今日前来还有一件事和你商量。”

李氏问道:“林老弟,什么事情啊?”

林老伯说道:“陈强这孩子才十五岁,小小年纪就上山砍柴实在辛苦,而且你还生着病,他也没有时间照顾你。我那粥铺现在正缺人,我想着让他过去帮忙。

我年事已高,腿脚也不利索,他过去帮忙,馨儿也能轻快些,而且还离家近,照顾你也方便些。”

李氏听后很是高兴,她知道这是林老伯照顾母子二人,在粥铺做事自然比砍柴轻快些,赚的银子也多,她赶忙向林老伯道谢。

自此,陈强就来到粥铺帮忙,他勤快,眼里有活,林老伯很是高兴,他倒也落得个清闲。而且,林老伯每日午时都会让陈强端碗米粥,拿上几根油条给李氏送过去,也免得陈强再回家辛苦做饭。

转眼间过了三年,陈强和林鑫儿已经长大成人,陈强身材魁梧,相貌堂堂,林鑫儿长相清秀,知书达理,二人整日出双入对,心中对彼此早已心生情愫。

林老伯深知二人的心思,他找算命先生为二人选定了良辰吉日,婚礼很简单,在李氏和林老伯的见证下二人拜堂成婚,婚后,夫妻恩爱,如胶似漆。

好景不长,这日午时,陈强如往常一般去给李氏送粥,直到傍晚都没回到粥铺,林鑫儿以为丈夫是有事耽误了,并没有在意。

晚上,粥铺关了门,她回到家中,见丈夫并没有在家,她赶忙向李氏询问,说道:“母亲,陈强去哪里了?”

李氏听后很是疑惑,说道:“他没在粥铺吗?”

林鑫儿说道:“他中午来给你送粥,就没再回到粥铺,我以为家中有事给耽误了。”

李氏惊讶不已,说道:“我儿午時没来给我送粥啊,我还以为粥铺忙他顾不上。”

婆媳二人都不见陈强的踪迹,心中隐隐不安,林鑫儿赶忙去街上寻找,酒楼,妓院,赌坊等通通都找个遍,也不见丈夫的踪影。

直到第二日午时,还不见陈强回到家中,林鑫儿只好去县衙报了官,衙役应承下来,答应帮忙寻找。

一连过了十几日,官府也没传回消息,李氏整日以泪洗面,身体每况愈下,这日,邻居周大哥急急忙忙来到家中,对着林鑫儿说道:“林馨儿,我刚听闻城外的河里发现了一具男子得尸体,你赶忙去看看,是不是陈强。”

周大哥和林鑫儿的对话,李氏听得真切,她急火攻心,摔倒在地上,林鑫儿赶忙将母亲背到床上,她急忙去请郎中,郎中看后直摇头,此时她还要去城外,只好拜托父亲帮忙照看。

林鑫儿急急忙忙来到城外,见那男子身材样貌和丈夫完全不同,她一颗心才放下来,她急忙往家赶,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免得她担心,等她回到家中,李氏已经撒手人寰。

转眼间过了两年,陈强还是渺无音讯,林老伯时常劝女儿再找个夫家,可林鑫儿坚信丈夫一定会回家,并对林老伯表示了不满,她就在粥铺苦苦等待着自己的丈夫。

这日午时,粥铺客人繁多,父女二人忙得不可开交,突然,一个乞丐来到粥铺门前,盯着父女二人看了许久。

林鑫儿转头的功夫,恰起也看到了乞丐,她见乞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想必是想讨碗米粥,林馨儿心善,见不得此场景,她拿了只碗,曾了满满一碗米粥,递到乞丐手中,乞丐接过米粥,顾不得粥热,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倒。

林馨儿看着于心不忍,说道:“你慢点吃,吃完还有”,说着又拿了几根油条递给乞丐。

没多大会功夫,乞丐将米粥和油条吃个精光,然后又盯着林馨儿看,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

林鑫儿见状,心中很是疑惑,她上下打量了乞丐一阵,乞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看不清模样,她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你为何如此伤心?”

乞丐身子有些颤抖,过了许久,他开口说道:“馨儿,我是你丈夫啊。”

林鑫儿很是诧异,赶忙来到乞丐面前,仔细打量,乞丐捋了捋头发,拿起衣袖擦了擦脸,林鑫儿才看清乞丐的模样,乞丐正是自己的丈夫陈强,林鑫儿瞬间潸然泪下,将心中的委屈全部释放了出来。

这日,粥铺早早关了门,三人回到家中,林馨儿赶忙烧热水,陈强清洗了一番,林老伯又帮忙剪了剪头发,他才露出本来的面目,此时的陈强清瘦了很多,而且脸色憔悴,林鑫儿看着十分心疼,她知道丈夫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林馨儿烧完水又去做饭,满满一桌的鸡鸭鱼肉,三人围在桌前,陈强顾不得父女二人,狼吞虎咽得塞进嘴里,林鑫儿很是好奇丈夫这两年到底去哪了,问道:“相公,这两年你到底去哪里了?”

陈强听到妻子发问,才停了下来,他拿起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眼含泪光,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那日陈强端着米粥往家中走,走出粥铺没多远,突然,一瘦弱的男子着急忙慌地来到他面前,说道:“公子,我母亲生了病,需要去看郎中,但我一人实在抬不动,还请公子帮帮忙。”

陈强心善,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他赶忙答应下来,男子带他来到一处不远处宅院,他刚一进院门,脑袋就被打了一闷棍,他缓缓倒下,不醒人事。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上,手脚用绳子绑着,嘴被堵得严严实实,说不出话来,他身旁还有几个和他一样的男子,身体也用绳子绑着。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祸事,他心里很是害怕,他想使劲挣脱绳子逃跑,可无论如何用力,绳子就是没开。

他晃动的声音比较大,被驾车的车夫听到,车夫停下马车,来到车后打开车帘,男子身材魁梧,样子十分吓人,他手拿一条长鞭,对着陈强就是一顿毒打,陈强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有了这次的经历,陈强再也不敢逃跑,其它男子见到他挨打,也不敢再也逃跑的想法,免得又是一顿皮肉之苦。

马车走了很久,陈强等人被带到一个煤矿,煤矿很隐蔽,在一座大山里,至于在什么位置,他们不得而知,煤矿有很多大汉看管,各个都凶神恶煞,不好惹的样子。

煤矿里像他一样的男子还有几十个,来自很多地方,他被安排到地下挖煤,每日辛苦劳作,大汉只给少量的稀粥,遇到干得不好的工人,就是用鞭子使劲抽打,还不给饭吃。

他们都被打怕了,只好听从大汉的吩咐,卖力的挖煤,他们虽有不满,但也不敢说,他们也不敢逃脱,只能没日没夜的做工。

半年前,陈强生了一场大病,眼看已经奄奄一息,看管煤矿的大汉懒得为他治病,又嫌弃他浪费粮食,只好将他拉到山上扔到山林中。

他幸得遇到上山砍柴的樵夫,将他带回家中,请了郎中帮其治病,他才得以活命,一连半个月他才将身体养好,他担心给樵夫带来祸端,只好一路打听,一路乞讨才回到家中。

父女二人听后很是惊讶,没想到丈夫还有这一遭遇,父女二人心中既心疼又气愤,她决不能任由坏人逍遥法外,三人商议,将此事告知官府,免得无辜之人在受此磨难。

次日,三人来到县衙,陈强将事情经过如实告知了县令大人,县令大人听后很是生气,吩咐捕快跟随陈强去抓人,在陈强的带领下,捕快很快来到了贼人落脚的小院,将院内的七八个贼人一网打尽。

据贼人交代,他们是专做拉人的生意,每拉到一个人卖给煤矿老板,就会得到大量赏银,而且其它县市还有很多类似的团伙。

县令得知此事,将事情呈报给了朝廷,朝廷很是重视,很快就下令严查,在地方官府的巡查之下,这些团伙基本被瓦解,解救了很多向他一样的男子。

陈强因此受到县衙的褒奖,三口人回归了正常的生活,来年,林鑫儿生下一大胖小子,一家人和和睦睦,过着安逸幸福的生活。

(故事完)

本文章内容为作者原创作品,原创不易,转载必究。文中故事、人物等情节纯属虚构,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

友情链接

彩神v平台,彩神v官网,彩神v网址,彩神v下载,彩神vapp,彩神v开户,彩神v投注,彩神v购彩,彩神v注册,彩神v登录,彩神v邀请码,彩神v技巧,彩神v手机版,彩神v靠谱吗,彩神v走势图,彩神v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神v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