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文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精彩病例分享~

该病例为55岁男性,确诊为原发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伴脑转移(cT2N3M1 IV期),基因检测结果显示MET拷贝数扩增,免疫组化结果显示PD-L1<1%。患者一线采用培美曲塞+卡铂+卡瑞利珠单抗方案治疗3个月;二线采用赛沃替尼(600mg qd po)治疗1个月后,肺部和脑部病灶疗效评估均达到部分缓解(PR),并维持至今,目前已获得8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该病例由河南省肿瘤医院穆晓倩教授提供,并邀请河南省肿瘤医院吴红波教授点评。

病例简介

基本信息

患者,男性,55岁,PS评分为1分。2021年6月以“左肩部疼痛1月余”为主诉入院。

既往史:无特殊。

个人史:吸烟30余年,20支/天,目前已戒烟。

影像学检查:2021年6月9日,CT显示,纵膈内多发 团块影,考虑肿大淋巴结并部分融合可能性大;双肺多发感染性病变并左肺下叶局部实变;右肺上叶斑片状高密度影。头部MRI平扫+增强显示,左侧额叶结节,转移首先考虑。全身骨ECT显示,未见骨转移。

病理诊断:2021年6月9日,行左侧锁骨上淋巴结穿刺活检,病理检查结果显示,(左侧颈部淋巴结)腺癌浸润/转移,免疫标记提示肺来源可能。

首次基因检测:(EAR基因-PCR)EGFR基因检测范围内未见突变,ALK基因检测范围内未见融合,ROS1基因检测范围内未见融合。

诊断考虑:原发性右肺腺癌脑转移(cT2N3M1)IV期,EGFR/ALK/ROS1阴性,PD-L1<1%。

病例提供专家

穆晓倩教授:针对MET扩增晚期NSCLC,赛沃替尼治疗安全且有效

本例患者确诊时已属于IV期,失去外科手术机会,使用ARMS-PCR方法进行EAR基因检测显示未见EGFR突变、ALK融合或ROS1融合,免疫组化结果显示PD-L1<1%。基于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1],PS=0-1分的Ⅳ期无驱动基因、非鳞癌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Ⅰ级推荐方案为培美曲塞+铂类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或卡瑞利珠单抗或信迪利单抗或替雷利珠单抗,患者选择培美曲塞+卡铂+卡瑞利珠单抗作为一线治疗方案,治疗2周期后SD,治疗4周期后PD。

随后对患者原组织标本使用NGS方法进行二次基因检测,发现出现MET扩增。MET通路是肺癌侵袭和进展过程中异常的信号通路之一。在肺腺癌中MET扩增发生率大概在2%~4%,因其很少与MET基因突变共存,所以抑制MET扩增可能作为抑制肺癌发生发展的独立靶点[2]。

赛沃替尼是一种口服的高选择性小分子MET-TKI,临床研究证实赛沃替尼在MET扩增患者中具有较好的抗肿瘤活性[3-4]。TATTON研究结果显示,对于EGFR-TKI耐药伴MET扩增的NSCLC患者,赛沃替尼联合奥希替尼方案具有良好、持久的抗肿瘤活性[5]。因此,患者二线治疗方案选择赛沃替尼(600mg qd po),每日口服一次。1月后疗效评价为PR,安全性良好。目前患者仍维持赛沃替尼治疗,期待后续随访结果。

专家点评

吴红波教授:驱动基因检测结果指导选择赛沃替尼治疗,脑转移灶显著缩小

目前肺癌的诊疗已进入精准时代,国内外指南均推荐NSCLC患者接受MET扩增检测,为患者的精准治疗提供指导。其中,2021版《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1]指出将MET扩增检测作为Ⅱ级推荐(2B 类证据),进而指导患者接受MET抑制剂靶向治疗。MET扩增的检测手段主要包括荧光原位杂交(FISH)和二代测序(NGS),其中FISH是MET扩增检测的金标准,然而目前对于FISH诊断MET扩增还没有统一的标准[6]。

精准的检测为下一步的精准治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赛沃替尼等MET-TKI的研发及应用为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疗选择性。本例患者通过靶向基因捕获及高通量测序,查出MET扩增和TP53突变。之前有研究显示,TP53突变可能会影响靶向治疗的效果,使患者预后更差。而且该患者存在脑转移,因此治疗相对棘手。

由于赛沃替尼不是P-糖蛋白(P-gp)的底物,理论上不易被血脑屏障外排泵排出,能够维持脑内的药物浓度,这为赛沃替尼用于临床脑转移患者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临床研究也发现,赛沃替尼具有足够的脑穿透能力,不论肺癌患者是否存在脑转移,赛沃替尼均展示出了良好的肿瘤缓解和疾病控制[7]。

本例患者采用赛沃替尼(600mg qd po)二线治疗后,脑转移灶和肺部病灶均获得PR,并在之后一直维持PR,至今已获得8个月的PFS,同时安全性良好。该病例的治疗过程提示,对于MET扩增的肺癌脑转移患者,赛沃替尼应作为临床治疗的优先选择。

病例点评专家简介

吴红波 教授

河南省肿瘤医院呼吸介入科科主任

河南省肿瘤医院健康管理中心副主任

主任医师 肿瘤学博士

美国哈佛医学院达纳法伯癌症中心访问学者

中国医学教育协会肿瘤化疗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光动力专业委员会委员

世界内镜协会呼吸内镜协会委员

河南省大气道狭窄救治联盟常委

北京肿瘤病理精准诊断研究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兼副秘书长

河南省抗癌协会青年理事会理事

河南省抗癌协会肿瘤化疗专业委员会常委兼青委副主任委员

河南省呼吸与危重症学会肺癌分会青委副主委

病例提供专家简介

穆晓倩 教授

肿瘤学博士

河南省肿瘤医院呼吸介入科主治医师

河南省抗癌协会肿瘤分子医学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兼秘书;

河南省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河南省抗癌协会肿瘤心理治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河南省呼吸与危重症学会青年委员

参考文献:

[1] 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

[2] 赵博晨,路丹. c-Met在肺癌中的研究进展[J].现代肿瘤医学,2022,30(1):174-178.

[3] Frigault MM, Markovets A, Nuttall B, et al. Mechanisms of Acquired Resistance to Savolitinib, a Selective MET Inhibitor in MET-Amplified Gastric Cancer. JCO Precis Oncol. 2020;4:PO.19.00386.

[4] Gan HK, Millward M, Hua Y, et al. First-in-Human Phase I Study of the Selective MET Inhibitor,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Solid Tumors: Safety, Pharmacokinetics, and Antitumor Activity. Clin Cancer Res. 2019;25(16):4924-4932.

[5] Sequist LV, et al. Osimertinib plus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positive, MET-amplifi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fter progression on EGF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interim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1b study. Lancet Oncol. 2020 Mar;21(3):373-386.

[6] 俞晓晴. c-MET通路和抑制剂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研究进展[J].中国肺癌杂志,2017,20(4):287-292.

[7] Lu S, Fang J, Li X, et al. Once-daily savolitin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pulmonary sarcomatoid carcinomas and other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s harbouring MET exon 14 skipping alterations: a multicentre, single-arm, open-label, phase 2 study. Lancet Respir Med. 2021;9(10):1154-1164.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友情链接

彩神v平台,彩神v官网,彩神v网址,彩神v下载,彩神vapp,彩神v开户,彩神v投注,彩神v购彩,彩神v注册,彩神v登录,彩神v邀请码,彩神v技巧,彩神v手机版,彩神v靠谱吗,彩神v走势图,彩神v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神v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